主页 脑筋急转弯 谜语 笑话
丈母娘相亲团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创建时间:2008年10月28日 ]
    丈母娘相女婿,越看越欢喜。就冲这句广为人知的名言,在这标新立异的年代,我这个半老徐娘开了窍,我扯旗放炮,成立了一个丈母娘相亲团。相亲团成立之日,就开宗明义地道出了这个团的宗旨:在这假货满天飞的年代,为了我们的女儿能找到一个真正的大款,一个真正的男人,一个金身不倒的大官,一个真正的外商华侨,一个真正的唐伯虎,我们有必要成立一个丈母娘相亲团,把我们这些吃过男人苦头,对男人深有领会的,家里有一个及待出嫁的女儿,渴望早点做丈母娘的女人们组织起来,众人抬柴火焰高嘛!集中我们的慧眼,来为我们的女儿们挑一个如意郎君来!
  由于我的这一振臂宣言,立时得到了全市所有渴望做丈母娘女士的拥护,共有八百五十三人要求参加丈母娘相亲团,我一面向全市所有做丈母娘的妇女发出了“好事轮流座庄”的安慰电,一面根据其提供的女儿的姿色容貌照片中、精心挑选出18位女士首轮参加了我们的这个相亲团。
  就在我们这个丈母娘相亲团正式成立那天,全市各大媒体、电视台、报社纷纷派记者前来采访。有的记者写道:“丈母娘相亲团是王海现象的又一新的发展,是现实的要求,时代的呼唤!是射向旧风习俗的一支响箭!是比凤凰卫视“非常男女”和湖南卫视“玫瑰之约”更为创新的大胆创举。
  立时,一大堆表示俯首贴耳、心甘情愿让我们相亲的男士们寄来了热情洋溢的自荐信、邀请函,并附有他们生猛的照片。有的信中写着:时刻准备着,让我未来的丈母娘挑选!有的写道:能被你们相中,将是我最大的幸福!有的许诺:如果我被相中,我将是天下第一孝顺丈母娘的人!……
  这一切激动着我们丈母娘相亲团每一个人的心!我们恨不得马上就能相看到每一个报名争当我们女婿的猛男。但凡事得有一个程序、规则,得按先来后到排队。我们的程序是:每一个轮到我们团相看的猛男,首先经过我们丈母娘相亲团全体成员的一看、二摸底、三查问之后,再加以无记名投票评分。分评出后再加以投标,谁相中了女婿后就可以出局了,领着未来的女婿回家去跟女儿见面,我们团再举手表决补进一个成员来。
  可我们一连相了几天的女婿后,尽管本团的成员对前来接受挑选的猛男、俊男、酷男个个露出赞美的眼光,却没有一个人投标,也就是说没有一个成员因相中女婿而出局。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终于看出了其中的奥妙。原来自从我们团成立之日起,每天都有大款、官员请我们到高档饭店吃饭,他们的本意是,愿意接受我们在餐桌上对他的挑选,也免了排长队之苦。可却吃油了我们团成员的嘴巴,谁也不愿放弃这每天送上门的美味佳肴。我想这样下去,岂不会引起全市那些等着争当丈母娘相亲团成员们的抗议!就在我绞尽脑汁思谋着一个改革方案之时,一场意料不到的风波瞬然发生了——
  这天晚上,一个香港的朱老板接我们到香格里拉大饭店吃饭。在酒桌上,这个全身擦得香喷喷的大老板轮流向我们敬酒,每敬一位,都要恭敬地喊一声:“丈母娘我敬你一杯!”
  我就打趣道:“朱老板,你都七老八十了,比我们还大一大截,还好意思喊我们为娘!”
  朱老板笑答:“这是因为我希望你们都相中我。相中我,我就成了你们的金龟婿,当然得喊你们为丈母娘啦!至于年龄嘛!我也知道如今你们的观念也已顺应了时代的潮流,认钱不认年龄!我身价过亿,有信心有实力甘当你们的女婿!”
  我又打趣道:“你冲我们每一个人都喊丈母娘,你到底想要多少丈母娘!”
  朱老板居然嘻皮笑脸地说:“你们都做我的丈母娘我都愿意!我看过你们团所有成员的女儿的照片,个个称得上是绝代佳人,个个我都爱!只要你们愿意,我都包起来,当然我不会分什么二奶、三奶、四奶那样排座次,我保证待她们一视同仁,每个人一幢花园别墅,外加一年二十万。
  朱老板此言一出,立时打动了我们团的全体成员,除了我要保持一点团长的威仪外,其它成员都争先恐后地表示相中了朱老板,都争夸自己的女儿好,都要求明天就陪朱老板去家中与女儿会面。朱老板笑眯了眼,连声说:“好!好!不过,你们相互商量一下,排排队,我好按顺序一家家地去看!”
  结果谁都想让朱老板先去自己家,又互不相让,最终导致一场内讧开始了。我根据她们相互揭发恶骂的内容记录:杜女士的女儿的处女膜已修补过三次;金女士的女儿双眼皮是割的,乳房是隆过的;潘女士根本就没有女儿,她为了混进我们团临时认了一个干女儿;李女士更可笑,她根本就没有本钱当丈母娘,他是个化装成女士的“假太监”……
  最令人恶心的是:徐女士居然露出半老徐娘的风骚动儿,搂着朱老板说:“我现在正式宣布,我此刻并不代表女儿相亲,我是代表自己相亲,我相中了你朱老板!我保证能伺候得你天天快活,那些小姑娘丫头片子哪有我能逗情骟情!
  就在众女士围着朱老板闹得不可开交之时,突然出现了几个警察,只见一个警察掏出亮锃锃的手铐铐住了朱老板的手,然后对惊愕不已的众女士宣布:“大家不要惊慌,他是一个大诈骗犯!你们诸位中有谁受过他的骗可到公安部门去申诉!”
  只见我那些丈母娘相亲团的成员们一个个惊慌失措,抱头鼠窜!
  嗨!经此风波,我苦心经营的丈母娘相亲团就这样流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