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脑筋急转弯 谜语 笑话
爱情二选一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创建时间:2011年1月19日 ]

    佟杰、田大兴、徐玉芬三人是同村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徐玉芬漂亮,人又贤惠,佟杰与田大兴都打心眼里爱上了她,而且爱得毫不相让。

  这天晚上,三个人在村口相伴游玩时,佟杰与田大兴又较上劲来。“玉芬,你表个态,到底爱我们中的哪一个?”“玉芬,你只要说出来爱谁,不管是不是俺,俺都认命。”佟杰和田大兴你一言我一语,当着徐玉芬的面争执起来。

  “俺……俺……”徐玉芬看看佟杰,又看看田大兴,左右为难。要说爱,她对两人或多或少都有,只不过对佟杰更多些,但徐玉芬不想因为她的一个决定,让他们仨十几年的友谊,一瞬间没了。

  “都是俺不好,俺不如死了算了。”徐玉芬一抹眼睛,向村外跑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夜色中。缓过神来的佟杰和田大兴,相互指责一番后,沿着徐玉芬跑走的方向,分开寻找去了。

  徐玉芬跑着跑着,右脚被一块石头磕了一下,一个踉跄,右脚上的鞋掉了,黑灯瞎火的,鞋不知滚到哪里去了。这时,身后响起了佟杰和田大兴的呼喊声,徐玉芬正在气头上,不想见到他们,就跛着右脚跑了几十米,一头钻进路边一片玉米地里。

  佟杰与田大兴的呼喊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很远。几分钟后,佟杰没了声音,而田大兴的呼喊声依旧在夜空中飘荡着。此时,经夜风一吹,徐玉芬冷静了许多,长痛不如短痛,再这样僵持下去,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就选佟杰。打定主意后,徐玉芬钻出了玉米地。“佟杰,俺在这里。”徐玉芬一连呼喊了几声,佟杰没出现,倒是田大兴循着声音找了过来。“佟杰呢?”徐玉芬奇怪地问。田大兴摇了摇头:“俺和他是分开找的,不在一起。”

  徐玉芬又喊了几声,仍然没有佟杰的回音。“他应该能听到啊,莫非找不到你,一气之下独自回家了?”田大兴试探地说。“这个不争气的佟杰!”徐玉芬心里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你鞋丢了?”田大兴连忙弯下腰,四处寻找开来。当初,这双鞋是佟杰送给徐玉芬的,徐玉芬喜欢得要命。

  田大兴找了半天,没找到。“不要找了,丢了更好。”徐玉芬气得一跺脚,一瘸一拐地朝村口走去。田大兴一见,连忙追上徐玉芬,在她前面弯下了腰。徐玉芬一愣,但还是顺从地趴在田大兴的背上。

  第二天一早,徐玉芬醒来第一件事,就想把那只剩下来的左脚鞋扔掉。可真要扔时,脑海中又不断地浮现出佟杰憨憨的笑脸。徐玉芬心一软,把鞋放回床底下。“不好了,玉芬,不好了!”田大兴突然气喘吁吁跑来说道,“佟杰出事了!”徐玉芬一个激灵,赶忙和田大兴朝佟杰家奔去。

  佟杰家里家外,围满了村民。“不是俺撞的,真的不是俺撞的。”村里跑运输的二狗子,哭丧着脸在门口反复地对人说:“昨天夜里,俺开车回来时,看到佟杰全身沾满泥巴,一个人在路边抱着一只鞋自言自语,好像是中邪了。俺是一片好心,才把他载回来的。”

  徐玉芬与田大兴相视一眼,拨开人群,挤进佟杰的家中。屋里,佟杰神色不安地看着眼前的人们,一双手死死地把一只鞋护在怀里。徐玉芬一眼就认出,正是昨晚自己丢掉的那只右脚鞋。

  “佟杰,你的脸怎么肿成这样,这只鞋怎么在你的手上?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徐玉芬不停地摇晃着佟杰的胳膊,显然急坏了。“你是谁?”佟杰一晃胳膊,挣脱徐玉芬的双手,把鞋藏在身后。“玉芬是俺的,不许抢走。”“真是作孽啊,好好的,这孩子怎么就傻了!”佟杰的老娘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佟杰是真的傻了,连徐玉芬和田大兴都认不出来。送到医院,医生说,是大脑受了撞击所致,没办法治了。至于是怎么撞击的,佟杰不说,没有人知道。

  徐玉芬后悔死了,要不是那晚她使小性子,也不至于发生这样的后果。但不管怎样,生活还得继续。没有佟杰的竞争,自然,徐玉芬和田大兴就走得更近了。

  “瞧,这是俺送给你的戒指。”田大兴牵过徐玉芬的手,把首饰盒轻轻放在她的手掌上。徐玉芬知道田大兴是什么意思,她有些茫然:“俺想看看佟杰。”田大兴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半路上,远远地看到一块空地上,佟杰被一群小孩和几个闲得无聊的大人围在中央。看来,他们在拿佟杰逗乐。

  “佟杰,你爱不爱玉芬?”“当然爱。”佟杰抱着那只鞋说,“不爱,俺干嘛老抱它。”“可人家玉芬已经和田大兴好上了。”一个大人接上话说。“胡说,玉芬一直在俺怀里,谁也抢不走。”佟杰昂着脖子,滑稽的表情,逗得大家一阵哄堂大笑。

  “哇……”徐玉芬忍不住心疼,哭了起来。“你们真无聊,都给俺滚开。”田大兴一声断喝,众人笑着跑走了。“佟杰,那是鞋,不是玉芬。”田大兴指着徐玉芬,对佟杰说,“这才是玉芬。还有俺,是田大兴。”“你没骗人?”佟杰歪着头,盯着徐玉芬看了好一会儿,“好呀,你是玉芬,俺爱你,俺永远跟着你,谁也不许抢走你。”

  这下好了,佟杰犯了傻劲,徐玉芬到哪他就到哪,一刻半会见不到徐玉芬,他就大嚷大叫。这可苦了田大兴,这几天想和徐玉芬单独呆会儿,想都甭想。“大兴,俺想了好几天,这戒指暂且还是还给你吧。佟杰是为了俺才这样,俺不想再伤他心。”徐玉芬的话,让田大兴很受伤。“那伤了俺的心,你就开心了?”说完,田大兴气呼呼地走了。

  田大兴两天没来找徐玉芬,徐玉芬知道他真生气了,正好这会佟杰也不在身边,她就想去看看田大兴。走到半道,两个小孩从徐玉芬跟前跑过,边跑还边互相嚷嚷:“这下有好戏看了,田大兴和佟杰两人较上劲了。”

  徐玉芬大吃一惊,连忙紧紧跟在两个小孩后面,出了村口,来到一块空地上。空地上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田大兴扯着佟杰站在一口废弃的枯井边上,大声说道:“佟杰,你如果真爱玉芬,就从这儿跳下去。从此后,俺田大兴再也不和你抢玉芬,天地为鉴。”田大兴一把把佟杰拉到井边。

  “俺不跳,那……那会摔坏脑袋的。”佟杰吓得脸都变色了。“田大兴,你这是干什么?他是傻子,你和他犯什么浑!”徐玉芬连忙冲上前护住佟杰。“俺就是想证明,他是真爱你,还是假爱你,这下你知道了吧。”田大兴的话博得围观人的一片掌声。“好,你答应俺一个条件,俺就嫁给你。”徐玉芬说,“和俺一起照顾佟杰一辈子。”“行。”田大兴一口答应。

  三天后,是徐玉芬与田大兴订婚的日子,为了怕佟杰生事,田大兴一早就把佟杰支开。傍晚时分,订婚仪式开始。徐玉芬与田大兴相伴去敬酒时,忽然,佟杰老娘跌跌撞撞跑来哭着说,佟杰跳进井里了。

  徐玉芬觉得太奇怪了,上次要佟杰跳,佟杰都没跳,今天怎么就往井里跳?问佟杰老娘,老娘说:“先前这孩子在家里哭着要玉芬,俺拦不住,让这孩子跑了出去。仅仅过了半个小时,就有几个小孩来家里说,看见佟杰跳进井里了。”

  徐玉芬和田大兴连忙向村外赶去。不一会儿,赶到了井旁,那几个小孩还在。一问,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这几个小孩把佟杰骗到井边,逗他说,他的玉芬掉到井里了。佟杰想也没想,就跳了进去。

  “你是正常人,你会为俺跳进井里吗?”徐玉芬含泪紧紧盯着田大兴问。田大兴低下了头。“你们大家都是聪明人,可你们有这样的爱情吗?”围观的人沉默不语。

  佟杰被救上来时,昏迷不醒,在医院躺了三天三夜,徐玉芬在病床前守护了三天三夜。“玉芬,俺怎么在医院?”佟杰终于醒了,抓住徐玉芬的手问道,“对了,俺想起来了,俺拾起你丢的那只鞋后,一不小心,摔进了一口废弃的井里。是不是因为这……俺伤得不重吧?”

  徐玉芬早已哭成了泪人儿,她什么也没有说,饱含柔情地在佟杰脸蛋上,深深地亲了一口。

  谢天谢地。医生说,因为这一跳,佟杰的大脑又被撞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