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脑筋急转弯 谜语 笑话
《青红》剧情介绍、电影影评(高圆圆、李滨、秦昊、晏静)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创建时间:2013年2月24日 ]

  中国电影《青红》导演:王小帅,主要演员:高圆圆、李滨、姚安濂、秦昊、晏静、王雪洋 

  电影《青红》又名:我十九、Shanghai Dreams、Qing hong

 

《青红》影评

  这是一个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故事,青红(高圆圆饰)的家庭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家庭,在六十年代中期,随内迁的工厂,由沿海繁华的大都市上海迁移到了内地边远的贵州,当时这被叫做支援三线建设当初因具有战略意义而迁移的工厂也在新的改革浪潮中,逐渐失去了往日的荣光。由此,两代人的冲突逐渐升级,造成了的一系列悲剧。

  这一系列悲剧都来源于以吴泽民(姚安濂饰)为代表的老一代知青,源于两代人对人生的不同看法而造成的,尤其是父辈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子女时,冲突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导致青红割腕自杀未遂、恋人枪毙、离家出走、妻子(汤杨饰)要离婚的一连串——对于两代人——人生悲剧。虽然最后一家人选择偷偷地离开边远小镇,但并未解决他们之间面临的尖锐冲突,吴泽民所做的,只是一种暂时的逃避,而没有解决实质问题,那么,他们以前面临的一切还会出现,从这个意义来说,本片只提出了问题,并为提供解决问题的药方。

  父辈们,以青红的父亲吴泽明为代表,他们把自己的愿望当作给他们的子女的愿望,把自己未实现的理想当作子女的理想,这样,悲剧就不可避免。这在片中有很多的段落来表达,如,严密监视女儿一举一动:不准穿红色的高跟鞋、不准谈恋爱、澡堂对小根的威胁、不准跳舞、竟然最后升级到不准女儿参加实习的地步,只准学习,这是唯一合法的行为,除此之外,一律禁止。这种严酷管制的背后是把女儿当作自己的财产、自己实现理想的工具,女儿一切的行为都要遵循父亲的愿望。

  澡堂一段,把他的心里话和盘托出:“我的家呢,早晚会到上海去的!其实啊,我也是为你好。你想啊,你能进这个厂,本身也是件不容易的事,你的家里也一定不希望你将来因为什么事,影响你的转正。唉!这两天我和青红也谈了好几次,她还是能理解我的心意的,毕竟是我的女儿!有些事尽管她想通了,可是你要她跟你说呢,毕竟是姑娘吗,她还是不好意思,那我就代劳了。她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找她,也不要再给他写那些信,这要是万一哪一天,她会上海了,你们大家都不会太痛苦,是吧?我跟你说的这些,你都明白吧。这样吧,你也表个态,要不然又要说我不讲方式、方法,我这个人平时不太会说话,我今天能跟你说那么多,那都是心里话,这里面的轻重,啊,你回去好好掂量掂量!”软硬兼施、绵里藏针的长段对白,真可谓是用心良苦,我们能理解他的唯一目标就是回到故乡,回到老家。当然,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如果青红回不了上海的话,他的理想就会破灭。这就是为什么他对待青红像看管犯人的原因。

  建立在个人私欲基础上的“爱”,不是真正的爱,只是实现个人私欲或者理想的一种方式而已。基耶斯洛夫斯基的《兰》中以及在现实中我们都可以理解真正的爱是自由的、平等的、无私的。影片里青红父亲即吴泽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个人私欲,个人愿望。当“父爱”变质的时候,对于青红来说,是残酷的,不可接受的,悲剧的发生是必然的。这就可以理解年轻一代的所作所为:青红和小根(李滨饰)的自杀未遂与枪毙,小珍(王雪洋饰)和吕军(秦昊饰)的离家出走。

  悲剧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由于老吴们内心的软弱、无力的反抗:他全部的生活内容只有一个目的,重回上海。他可以为了这个愿望委曲、沉默、等待,或者以决裂的形式与单位斗争。重回上海,绝不仅仅意味着生活境遇的改变,而是一种文化身份的重新获得。正是出于这样的动机,青红的父亲才对他的女儿不惜采取暴力管制的措施来进行教育。这种极端的管教,来源于他内心的极端焦虑、不安和惶恐、无奈。老吴对女儿青红的粗暴干涉,实际上只是他自己内心焦虑的转嫁。从他与知青朋友商议回城的谈话中,从他在浴室中对小根绵里藏针处处机关的摊牌中,都有体现,但是面对强大的历史洪流,他所有的个人算计都不过是以卵击石的行为罢了。他对青红的强制管教越严厉,越是暴露了他面对历史的惶惑与无力。他的“看守”有点变态,但是这种看守又是如此地软弱,当青红绝食的时候,他不得不妥协。他说,“当初我也没办法。”实际上,后来他也没办法,虽然影片以青红一家偷偷的重回上海作为结尾。

  作为父亲,他一直企图以父亲的权威来强行改写青红的道路。在迅速变化的时代面前,面对压力毫无办法。他想逃避,他不愿意女儿承担自己命运的后果,但他是将自己的命运缩小复制到青红的身上,把自己的无力与惶惑转嫁到青红的身上,这样做,只会给女儿和自己更深的伤害 !

  本片提出了一代人心灵被扭曲的现实,但并未给与解决问题的办法,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亮光,是本片最大的缺憾(成就?)。对于长达2小时的影片来说,只有头,而没有尾,是不完整的,也不符合历史的真实。

  另外,在这些叙述中,有些地方值得商榷。

(一)、青红被小根强奸的安排不妥。对于小根来说,这种行为无疑破坏了人物形象,他的枪毙放在任何时代都是罪有应得,没有加强剧情的张力,不会给观影者心灵的震撼;对于青红来说,被强奸而自杀,而不是因为父亲的压制,同样也减小了剧情的悲剧冲击力。如果在叙述中,青红是由于父亲的压制而自杀,小根是看到自己的爱情没有希望而自杀,相信会给人更大的心灵震撼,也更符合人物的性格。而在前面的叙述过程中,两个年轻人都是纯洁的、纯真的形象,且让小根执行“强奸”这一任务,与人物的性格不符,或者这样的人不值得观众的同情与怜悯。

(二)、青红的父亲念念不忘自己上海人的身份,片中有很多说上海方言的场面,表明上海人高人一等一样,有一种巨大的优越感,作为一个上海人无比的自豪。要回家乡不一定非要上海,表现上海就非要上海方言不可。这些场面的处理应该说是一个很大的败笔:1、老吴他们在三边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说得上海话还如此的流利,给人以一种矫揉造作之嫌,让人一看就知是假的;2、大多数人看了这些不伦不类的上海方言都会有一种巨大的反感,会不由自主地想:上海怎么了?好的地方多着呢,你要是纽约人,还了得。想必“三边”人看了,心里也不好受,三边的恶劣环境是历史存在,不是个人意愿。再说影片作为一种文化,是给所有人看的,不只是给上海人看的,不能带明显的歧视色彩。这里举一个实例:如40年代,当好莱坞电影正在冲击墨西哥电影市场的时候,墨西哥人因为好莱坞影片机场将墨西哥人叙述为无教养、无社会公德的“消极”形象而抗议和抵制好莱坞电影。美国外交部因此告示好莱坞电影制片厂尽量避免这种“消极描写”,否则会影响到它的销售市场,于是好莱坞各制片厂自觉地作了策略上的调整。既然有前车之鉴,何必要重蹈覆辙呢?

  (文:未知;转载自:凡尘网)


《青红》剧情介绍

  这是一个发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故事,十九岁的女孩青红开始了她的第一次感情历程。青红的家庭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家庭,在六十年代中期,随内迁的工厂,由沿海繁华的大都市上海迁移到了内地边远的贵州,当时这被叫做支援三线建设。将近二十年过去了,无数个如青红家一样的家庭就像无数浮萍一样被扔在这块远离故土的地方。